网站地图
  • 网站首页
  • 股票入门
  • 股票知识
  • 股票行情
  • 炒股技巧
  • K线图
  • 技术分析
  • 股票术语
  • 股票配资
  • 配资平台
  • 今日股情美元储备货币地位动摇

    发布时间: 2020-08-08 11:42首页:主页 > 股票行情 > 阅读()

      “迟到4个月”的美元大跌

      “早在3月美联储出台一系列宽松货币政策救市时,不少华尔街对冲基金就开始押注美元将大幅下跌。”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告诉记者。然而3月下旬爆发的美元荒,却让他们败兴而归。

      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数据显示,由于疫情导致各国纷纷储备美元头寸应对经济波动风险,令3月份美元在全球支付领域的市场份额涨至年内高点44.1%。

      与此对应的是,美元指数随之迅速上涨创下年内高点102.9。甚至美联储为了缓解全球美元荒状况,与多国央行签订5000亿美元的货币互换协议。

      “这令美元大幅下跌的时间,整整延后了4个月。”他指出。整个4-5月,尽管越来越多投资机构意识到美联储不断加码QE与美国财政部持续巨额举债为经济刺激计划筹资,令美元趋于大幅下跌,但美元荒的阴霾尚未散去,依然束缚着他们大举沽空美元的热情。

      记者多方了解到,整个4-5月,众多投资机构都在密切关注三大市场指标:

      一是3个月美元LIBOR拆借利率,随着它一路下跌至2014年底以来最低点0.242%,市场意识到资本市场美元正日益泛滥,抢购美元的现象开始退潮;

      二是美联储货币互换协议额度,当5月底美联储数据显示货币互换协议降至约4400亿美元时,他们开始笃定其他国家对美元需求的迫切性转而减弱;

      三是SWIFT的美元支付市场份额,随着5月美元在全球支付的比重跌至以往平均水准40.8%,他们确信美元荒总算落幕。

      “事实上,对美元的大举沽空套利,从6月初正式开启。”这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指出。冲在最前面的沽空力量,主要是市场投机资本。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7月28日当周,美元的投机净空头头寸创下2011年8月以来最高值242.7亿美元,较5月底增加逾百亿美元。

      投机资本之所以敢大举加仓美元空头头寸,一方面是美联储加码QE与美国财政部持续巨额举债,令美元流动性持续泛滥,另一方面在美元贬值导致通胀压力升温的情况下,10年期美债实际收益率创下历史低点-1.02%,迫使越来越多海外投资机构进一步削减美债持仓并推低美元。

      “与此同时,3月份疫情冲击期间全球资金回流美国避险的力度过猛了,随着美元荒结束,它们纷纷返回新兴市场补仓,驱动美元指数进一步下跌,这也是投机资本加大沽空美元力度的一大驱动因素。”海投全球创始人兼CEO王金龙向记者指出。

      “真正驱动美元在过去两个月大跌约7%~8%的幕后推手,则是全球大型资管机构与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Aaron Kohli指出。这些金融机构均注意到,美债实际收益率下跌与美股上涨呈现极强的负相关性,拖累美元指数快速下跌。具体而言,美债实际收益率下跌导致大量资本不得不追逐收益率,纷纷涌入美股市场。此举被市场解读为美联储日益加码QE正不断推高美股资产价格,由此驱动越来越多投资者大举沽空美元。

      因此众多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与大型资管机构纷纷调整投资模型参数,比如将美股上涨幅度与美元下跌趋势紧密挂钩,或者加大美债实际收益率跌幅与美元贬值的正相关性程度。尤其是7月份5年期美债与10年期美债收益率双双逼近历史低点后,他们沽空美元力度随之“水涨船高”,甚至部分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的美元净空头头寸已逼近基金沽空单一货币的持仓上限——15%。

      Marc Chandler表示,他们之所以敢于大举沽空,背后也夹杂着借着政治博弈浑水摸鱼的考量。一是近期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围绕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产生巨大分歧,民主党要求将经济刺激计划规模扩大至3.4万亿美元,但共和党则坚持1万亿美元额度,由此令市场担心美国经济复苏前景存在新的不确定性;二是特朗普选情下跌令美国经济政策的延续性受到巨大冲击,不利于美元触底反弹;三是5月底欧盟委员会提议发行7500亿欧元共同债券,令欧洲解体风险显著降低与欧元迎来历史性的价值重估,同样分流了大量资金涌入欧元资产。

      “很多大型资管机构还发现,美国相关部门正默许美元进一步贬值,也有助于美国商品出口,在全球贸易疲软环境下争取更大的市场份额。”王金龙强调说。

      “即便疫情再度来袭导致全球美元需求再度升温,3月美元荒状况也很难再度出现,因为金融市场美元流动性已经过度泛滥。”上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这意味着美元短期内很难再靠避险属性“起死回生”。

      多位美国外汇经纪商透露,目前不少激进的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在场外市场买入一年期执行价格在85-86的美元看跌期权或外汇掉期产品,因为次贷危机期间美联储出台QE措施令资产负债表增加约3万亿美元,令美元指数下跌约15%,如今疫情冲击令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扩张幅度远远超过3万亿美元,美元指数势必将承受更大跌幅。

      “多数华尔街大型投资机构则认为美元指数可能会在90附近见顶,因为他们意识到在美元大幅贬值环境下,欧元日元等非美货币的上涨势头并不强,预示着各国都有意压低本国货币汇率,为产品出口赢得更强竞争力。”王金龙指出。

      美元储备货币地位动摇?

      随着美元大幅下跌,关于美元储备货币地位动摇的争议再度升温。

      高盛大宗商品研究团队近期发布报告指出,美国日益庞大的政府开支恐将造成美元问题——特别是美国政府持续“放任”债务大增与通胀压力走高以填补财政预算大规模缺口,甚至在美国经济成长趋稳后依然延续上述态度,那么金融机构对美元能否作为储备货币的顾虑势必增加。

      记者多方了解到,为了延续美元储备货币地位,以往美国国债平均实际收益率都会略高于其他发达国家国债,以便全球资本持有庞大的美债头寸维系美元资产配置。但在疫情冲击下,美联储彻底改变了上述做法——通过多项货币宽松救市措施将借贷成本调低至历史低点,促使美债实际收益率迭创历史新低,此举对美元维系全球储备货币地位造成相当大的负面冲击。

      尤其是美联储拟引入挂钩国债收益率曲线控制的新QE措施,将进一步压低美债实际收益率,令美元储备货币地位再遭重创。

      “不过,押注美元全球储备货币地位因此被撼动,或许有点偏激。”安联首席经济顾问Mohamed El-Erian表示,在没有其他货币可代替的情况下,要想取代美元全球储备货币地位是相当困难的。

      尽管众多金融机构认为在美元日益泛滥与大幅贬值压力下,黄金或许是最佳的“终极货币”,但也承认,要回归金本位时代举步维艰,因为当前黄金产量不足以支撑日益泛滥的全球货币汇率稳定。

      王金龙表示,近期金价飙涨背后,主要是众多投资机构鉴于应对通胀、美元大幅贬值等避险需求而大幅加仓黄金ETF,但他们未必认同黄金将取代美元,夺回储备货币“王座”。

      此外,尽管欧盟委员会提议发行7500亿欧元共同债券令欧盟解体风险显著降低,带动欧元迎来历史性价值重估,但欧元受制于自身经济发展不确定性,及其在全球贸易投资与货币储备的市场份额大幅低于美元,也难以撼动后者的储备货币地位。

      IMF数据显示,尽管过去20年间美元在全球储备货币的占比下降约10个百分点,截至今年一季度末,美元在全球央行储备中占比仍达到约62%。

      值得注意的是,如今越来越多国家已注意到美元霸权对本国经济所造成的一系列负面冲击,持续加快外汇储备资产的多元化配置,逐步削减美元在自身跨境贸易投资的结算占比。

      比如俄罗斯央行和俄联邦海关近日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美元在中俄贸易中的占比下降5%,跌至历史新低的46%;与此同时,中俄使用本国货币和欧元结算占比则达到历史新高,分别达到24%和30%。

      “毕竟,越来越多国家发现,美国通过调节美元供应力度为自身经济成长提供巨大助力同时,也让它们持续承受资本外流与外债兑付负担加重等压力。”一位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指出。比如在美国经济衰退期间,美联储通过QE措施大幅加大美元供应,为自身减轻偿债压力与刺激经济复苏提供“弹药”,却让其他国家承受热钱流入与外债规模骤增等风险;反之美国经济增长期间,美联储通过收紧货币政策回笼美元流动性,令其他国家遭遇资本外流与巨大外债兑付压力等经济波动风险。

      在他看来,随着此次美元再度泛滥导致汇率大跌,越来越多国家将进一步压低美元在贸易投资结算与储备货币的比重,通过多元化配置缓解经济波动过度“依赖”美元的状况。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最新资讯
    • 热门资讯
    Copyright © 2002-2020 常州市股票配资财经新闻资讯网 版权所有